《征途》大电影酷开网络首映,这是OTT行业新征途的开始_赛车微信群
《征途》大电影酷开网络首映,这是OTT行业新征途的开始
分类:新酷科技 热度:

2020年上半年中国没有上映任何一部电影。当然了,并不是没新片,而是电影院受疫情影响无法开门。困则变,变则通。自春节档开始,《囧妈》、《肥龙过江》等片商就不再等待院线发行,陆续选择网络上映。

虽然此前国家电影局宣布,自7月20日起,低风险地区的电影院可有序恢复营业,但是片商对传统院线似乎依然没有足够的信心。比如巨人网络近日就宣布,虽然电影院已经陆续开放,但是《征途》依然不会选择在传统院线放映,而是选择直接在以酷开网络为代表的OTT渠道进行放映。

1.jpg

 

如果说《囧妈》、《肥龙过江》选择在网络上映还有些迫不得已的意味,那么《征途》的主动选择,则是片商基于对OTT渠道优势充分了解后的信心选择,而这也许就将成为大屏内容革新“征途”的崭新起点。

影院易开,人心难回

电影首先是一个商品,上映的首要目的是为整个产业链带来利润。而之所以在影院开放的背景下,《征途》选择了OTT渠道,道理也很简单,通过电影院目前很难收回成本,而覆盖数亿人口的OTT渠道却有着堪比传统院线的种种优势。

公开资料显示,《征途》总投资近三亿人民币,历时四年时间打造,按照典型的按照院线电影分账规则来计算,《征途》的票房唯有达到12亿,片商才能不亏钱。

从短线来看,由于疫情的持续性,电影院开业后有几大限制,包括:上座率在30%以下;单部片长不超120分钟;排片场次缩减50%。

这种硬性的限制,必然会极大的削弱《征途》的票房,在一个月的票房周期内,不要说让《征途》的出品方盈利,即使是回本都显得遥不可及。

而从长线来看,电影院的影响力其实也是在不断衰落的。以中国电影市场为例,2019年上半年放映场次尽管同比增长了800万,但是观影人次却下滑了1亿左右,并且上座率也创下六年来最低记录,仅为10.52%。

 

2.jpeg

 

之所以出现这一现象,主要是因为移动终端和移动互联网内容的增长,适应了观众日趋多元化的内容需求,反观电影院依然需要固定位置、固定时间、固定场次,对观众并不友好。

考虑到2020年的疫情使得电影院关闭了半年之久,并且已经有两千多家影院倒闭,想必在已经“习惯”没有电影院的观众的反向刺激下,未来几年,中国电影的数据,对比2019年,依然会有较大的滑坡。

因此,结合这两方面原因,可以发现,《征途》放弃传统院线绝对不是心血来潮,而是趋利避害的自然选择。

OTT渠道的优势

虽然同样是传播内容,但是由于融入了互联网,OTT对比电影院不论是抗压能力还是发展前景,都更具想象力。

从覆盖面来看,虽然自2009年《阿凡达》开始,中国银幕数激增,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数据显示,截止2019年12月23日,中国银幕总数达到68922块。但是即使我们按照每块银幕服务200人来算,这些银幕也只不过可以服务1378万人。以排在全球“单一市场观影人次”榜首的《战狼2》为例,其累计观影人次不过1.4亿。

反观OTT,由于突破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,可以囊括更多的用户。比如爱奇艺财报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爱奇艺订阅会员规模就达到1.07亿。

3.jpeg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美国的Netflix(网飞)也购买了《征途》的海外播放版权,同步全球发行,因此,《征途》走OTT渠道,其实起点比传统院线更高。

虽然现阶段OTT等流媒体最被人诟病的就是单片售价较低,但是从趋势上来看,流媒体的规模始终在激增。调研机构Allied Market Research数据显示,预计截止2026年,全球视频流媒体市场规模将达到1493.4亿美元。

流媒体健康的增长趋势和传统电影院日趋萎缩的市场趋势,哪一个更有未来,不言自明。

此外,由于融合了互联网的优势,流媒体还可以针对不同的人群推送不同的影片,降低宣发成本的同时,提高转化率,这无疑也是对传统电影院的降维打击。

事实上,从数据来看,流媒体在疫情期间凭借着这些优势,已经创造了不小的票房神话。比如《魔法精灵2》在亚马逊、AppleTV+等平台在线点播后,首周三天点播就拿下了约4000万美元的票房。

4.png

 

上一篇:2020款中东版丰田酷路泽5700接受预定 下一篇:试驾潮酷“大旅行家” 捷途X70 Coupe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